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3222
  • 手机:189619433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影帝扎堆的《悬崖之上》里这个小脏孩仅两场戏却叫人瞬间破防
发布时间:2022-01-11     

  张艺谋导演,张译、于和伟、秦海璐、刘浩存主演,《悬崖之上》上映第4天,就成功反超《你的婚礼》,上演了如同春节档《你好,李焕英》般逆袭《唐探3》的场面。

  出圈靠口碑,《悬崖之上》是一部值得二刷的电影,不少配角和细节容易一闪而过,比如在马迭尔门前要饭的小乞丐,你们认出来了吗?他是小演员韩昊霖。

  他是《庆余年》的小范闲,也是《我和我的祖国》里《夺冠》单元的冬冬,《我和我的家乡》里《最后一课》单元的小姜小峰。

  韩昊霖在《悬崖之上》中,饰演张宪臣的儿子,一个流浪街头乞讨的“小乞丐”。

  他在片中的两次出场,都令观众极为揪心。虽然戏份不多,但是对于张译和秦海璐的人物走向十分重要。

  看过《悬崖之上》的观众,可能都发现了,张艺谋导演对“老张儿子”这个连大名都没有的角色,以举重若轻的手法,分别安排在张宪臣追击战和全片结尾,这是两场重头戏,情绪浓烈而饱满。

  先说“老张儿子”第一次出场,情节正是张译饰演的张宪臣,男扮女装在书店拿走了《梅兰芳游美记》之后,被敌人发现并追击。

  在千钧一发的紧张时刻,本来已经摆脱了追踪,成功坐上了出租车的张宪臣,只是朝向车窗外的轻轻一瞥,就反转了自己的命运走向。

  因为他看见了马迭尔宾馆门前要饭的几个小乞丐,其中一个被门童推搡的“小脏孩”,似足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

  张宪臣下车,上前抓住小乞丐,十分急切地问他几岁,以前住在哪,是不是还有个大两岁的姐姐?

  韩昊霖此处的表演,就真的像个流浪多年的野孩子,为了自我保护、浑身长满了刺,一句话都不回答还狠狠地给了张宪臣一下。

  那一瞬间,相信张宪臣想了很多很多,孩子们安全吗?吃饱穿暖吗?有没有被欺负?

  随后张宪臣找了路边一个修鞋匠问询,试图打探这个小乞丐的来历,正是这几分钟的“耽搁”,导致了张宪臣被敌人的车子撞到,最终被捕。

  “老张儿子”的出现,导致张宪臣乱了心神而被失手捕,这个情节安排,自《悬崖之上》上映以来充满争议。

  有观众认为,像张宪臣这样身经百战的特工,不应该在十万火急的情况下,去找自己的儿子。

  但我个人却觉得,如此安排,更加让张宪臣的角色丰满、更富人性化。从电影开头直到书店追击战,他看上去是那么冷静理性、机敏坚韧,似乎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却因为孩子有了软肋,这恰恰是《悬崖之上》要说的潜台词。

  他们既是舍生取义、视死如归的无名英雄,同样也是一群有着血肉之躯、人之常情的普通人。

  这也是《悬崖之上》作为一部谍战片,能凭口碑在五一档逆袭的最重要原因,观众很轻易就可以打开内心的口子,找到自己有关亲情、友情与爱情的共情

  与这种强烈的共情,相对照的是,张艺谋在描写情感时,用了极为克制的手法,几乎是在尽力避免有一丝一毫的刻意。

  个人认为,“老张儿子”出场两次,但是张艺谋却在三个情感爆发点,为这个配角的故事埋下伏笔,堪称高级。

  另一边的年轻情侣楚良和小兰,用拥抱来诀别,而张宪臣和王郁,只说了一句话:“活着的,去找孩子。”

  张宪臣和周乙,一对生死相托的战友,在车中告别,张宪臣选择以死来保护周乙的身份不被泄露。

  他们的手轻轻相握,像是完成了一场接力,周乙再三询问张宪臣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做,张宪臣却只说了任务的安排。

  最后,直到下车,张宪臣才回头,那张已经被折磨得遍布血污、浮肿到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脸上,露出一个羞赧的笑容。

  张宪臣很不好意思地对老周说:“有一件小事,马迭尔宾馆门前的小乞丐里,有我和王郁的孩子。”

  “你必须要把自己舍弃掉,以保全你的老战友,在这个场合下,你没有资格,没有权利,不应该再提个人的要求。”

  韩昊霖第二次出场,已经是扣人心弦的激烈战斗结束,王子阳被秘密送出国,“乌特拉行动”完成。

  白茫茫的雪地里,一个身上落满雪花的背影,站在过膝深的雪地里,长久地眺望着远方。

  秦海璐扮演的女特工王郁,在影片中一直都是果决干练、沉着坚毅,此刻却明显“褪”下了一身特工的锐利锋芒,满眼都是紧张与焦虑。

  而韩昊霖此处跟秦海璐对戏,眼神里起初有害怕、有期待,最后有欢喜,对比旁边的小女孩,明显已经拥有超出这个年龄的演技。

  母子重逢之后的故事,在周乙在写给张宪臣的信里,交代给观众,用词并不煽情,却足够光明美好。

  这句台词很有深意:子承父业,张宪臣做特工之前,是跑新闻的记者,擅长写作。

  此处的情节,是张艺谋给了那些为革命事业而献出生命的母亲,一个美好的大结局。

  赵一曼烈士,儿子刚满周岁,她就被捕,经历了最严酷的拷打,仍保留了战士的尊严,英勇就义前,她写给孩子一封遗书。

  “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张宪臣的孩子,不再颠沛流离、不再乞讨挨饿,可以受到良好的教育,与千千万万的孩子一样,迎来了他们的“乌特拉”、他们的“黎明”。

  不仅张译、于和伟之间的“神级”对手戏,还有倪大红、余皑磊、李乃文精准诠释的反派,就连韩昊霖这样仅有两场戏的小演员,都能令观众“瞬间破防”。

  除了角色和台词赋予的魅力,“秘诀”当然还有倪大红评价张艺谋时,说的那句:“导演选的演员,每个人都是最合适的。”

  自从2019年凭借《我和我的祖国》中《夺冠》单元的“冬冬”出圈,韩昊霖几乎就成了国内大导演,在这个年龄段挑选小演员的首选。

  2009年9月28日出生,今年才12岁,韩昊霖已经合作过张艺谋、徐峥、张黎等导演,出演过《庆余年》《雪中悍刀行》《倚天屠龙记》等大IP,不到11岁就提名了百花奖“最佳男配角”。

  在《夺冠》和《最后一课》中,韩昊霖的表演,不仅远超同龄的童星,甚至对许多所谓流量演员而言,同框就是“碾压”。

  徐峥曾如此点评韩昊霖的表演:“我觉得他是天才型演员,甚至可以说是中国最聪明的男演员之一。”

  甚至并不把他当做孩子来合作:“工作中,我不把他当小孩,而是一个成熟的演员来交流。比如怎么掌握拍摄节奏,只要我有要求,他都能做到,而且完成得很好。”

  但韩昊霖不只是有天分,小小年纪的他在片场敬业无比。拍《夺冠》时,正值酷暑,长时间户外拍摄,让他身体不适,为了不耽误剧组的拍摄进度,他让爸爸给自己刮痧来缓解身体上的不适。

  稍微缓解一点点之后,韩昊霖就迫不及待地告诉徐峥,自己可以了。也因合作愉快,徐峥还找韩昊霖继续合作了《囧妈》《我和我的家乡》两部戏。

  这次拍摄《悬崖之上》也是,张译说他们在片场都冻得耳朵“脆”了,但是韩昊霖一点不娇气,拍奔跑的戏,一遍又一遍地跑,完全不把自己当成需要照顾的小孩。

  这也是张艺谋、张译与韩昊霖在《我和我的家乡》之后的第二次合作,“你学过演戏吗?”张艺谋在片场问韩昊霖,韩昊霖摇头,满眼都是对张艺谋的崇拜。

  才12岁已经拥有多部“10亿+”电影,站在如此高的起点,希望他在一部又一部作品中,好好长大。未来的中国演员中,应该有他立足发光的一席之地。